大自然保护协会(TNC)

  • 更新日期:2019-10-16
  • 查看次数:479
  • 点评次数:0
  • 编辑寄语:TNC遵循“非对抗”原则,与所有利益相关方积极合作,共同面对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。

大自然保护协会(TNC)简介

TNC是全球最大的国际自然保护组织。1951年成立,总部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。资产超过37亿美元,年融资近5亿美元。项目遍及全球69个国家及地区,拥有100多万会员、700余名科学家以及近4000名员工。

TNC管护着全球超过50万平方公里的1600多个自然保护区,8000公里长的河流以及100多个海洋保护区。TNC注重实地保护,遵循以科学为基础的保护理念。在全球围绕气候变化、淡水保护、海洋保护以及保护地四大保护领域,运用“自然保护系统工程”(Conservation By Design,CbD)的方法甄选出优先保护区域,因地制宜地在当地实行系统保护。

TNC的使命

通过保护代表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动物、植物和自然群落赖以生存的陆地和水域,来实现对这些动物、植物和自然群落的保护。

TNC的保护方法

气候变化、海洋、淡水以及保护地是TNC最为关注的四个方面,坚持多方协作,坚持以科学为基础的保护方法和标准化分析方法,是TNC进行所有保护工作的前提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TNC可以甄选出有必须得到保护的生物多样性及优先保护的区域,制定保护方案,并衡量保护成效。这套保护方法及标准化的分析方法构成了“自然保护系统工程”(Conservation by Design,CbD)的核心内容。

自然保护系统工程是TNC长期使用的保护工具和方法,为了减少在进行保护工作决策时的不确定性,TNC还会经常使用这一框架下的两个方法生态区评估(Eco-regional Assessment,ERA) 和保护行动规划(Conservation Action Plan,CAP)。

非对抗原则

在坚持进行科学保护的同时,TNC遵循“非对抗”原则,与所有利益相关方积极合作,共同面对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。

公信力

作为一个公益慈善机构,TNC对会员、公众,以及参与我们保护事业的所有人士负有公信和问责义务。一直以来,TNC获得了公益慈善监督团体的高度评价:

TNC在中国

TNC于1998年进入中国,集中力量在气候变化、长江淡水生态系统保护、保护地等三个优先领域开展工作。截止2012年,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合作开展了自然保护区规划和能力建设,淡水生态保护,气候变化,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远景规划,推进国家公园建设和创建社会参与型保护地等多个领域的保护项目,此外TNC中国部还建立了保护策略与信息中心,为国家和地方的生态保护提供科学方法和解决方案。

TNC应邀与云南省人民政府合作,共同编制了《滇西北保护与发展行动计划》,寻求因地制宜的保护策略,把自然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有机结合起来,保护滇西北珍贵的生物及文化多样性,并促进当地的可持续发展。该《行动计划》成为了云南省“十五”计划的专项规划之一。

依此《行动计划》,在中国西南山地生物多样性最具代表性的滇西北三江并流地区,TNC相继成立了云南办事处以及丽江、香格里拉、德钦和贡山四个田野办公室,并选定了五个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区域,与当地政府和其他合作伙伴密切合作,开展了一系列实地保护项目。10多年以来,TNC的保护项目和保护工作延伸到丽江市的拉市海、德钦县的梅里雪山、横跨滇西北四个地州的老君山、香格里拉县的香格里拉大峡谷和普达措景区、贡山县的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北段、广西金秀大瑶山、长江入海口的崇明岛东滩湿地、北京的松山、以及内蒙古的呼伦贝尔。根据总部的2015计划和保护策略,TNC于2008年10月成立了北亚区,以进一步加强机构在中国和蒙古国的生态保护项目。

TNC在中国的工作得到了中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和肯定。2002年2月7日,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接见了TNC前董事会主席亨利·鲍尔森(Henry Paulson)先生、TNC亚太区发展部主任卡罗尔·福克斯(Carol Fox)女士、中国部首席代表牛红卫女士,和中国部高级顾问爱德·诺顿(Ed Norton)先生等,仔细听取了牛女士关于滇西北保护与发展行动计划的汇报,肯定了项目的工作,对TNC为中国生态环境保护所做的努力表示赞赏, 并鼓励TNC将滇西北的成功保护工作推广到中国更多的地方。

2002年,TNC在北京成立办公室,相继与国家发改委、国家环保总局(现国家环保部)、国家林业局、国务院扶贫办等相关部委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,启动了一系列全国性的保护项目,包括协助制定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远景规划,加强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管理,推动绿色木材采购和森林认证制度,推广森林碳汇试点项目和国际标准,探讨长江流域保护的有效途径与方法等。目标是将TNC在全球其他地方获得的成功经验应用到中国更多的地区,促进中国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社会,推动中国的可持续发展。

发表评论